今天是:2018年02月18日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指南 > 创业辅导

一场跨越大洋的青年创业碰撞

2016/5/9 16:57:10 次浏览 分类:创业辅导

在资本寒冬中迎接“冰桶挑战”

—— 一场跨越大洋的青年创业碰撞 

禹天建 绘

  在中国,缓慢起步的创业教育与突然提速的创业热并不相称。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的高校中只有不到3%的课程涉及创业教育。但是在美国,至少有1800个学院开设了大约3200门关于创业教育和创业实践的课程,同时学校创建了至少100个创业研究中心,为学生提供系统专业的创业指导。

  4月9日,青岛西海岸唐岛湾沿海一线笼罩在大雾中,青岛发布红色预警,能见度不足50米。此时,在青岛香格里拉大酒店大宴会厅里,美国中佛罗里达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生白彧举起手机,朝着窗外的白雾茫茫拍了一张照片。

  随后,他将照片导入系统,经过一系列的运算后,这张图片雾气消散,远处的广厦露出真容。

  在描绘这项技术的应用前景时,白彧让大家想象此时此刻青岛市交管局的交通控制大厅的屏幕,“肯定是白茫茫的一片吧”,然后他用“魔法棒”一挥,变得清晰的,不光有屏幕,还有他们整个商业蓝图。

  这是在青岛举行的中美创新创业大赛决赛的一幕,这项由山东大学金融研究院石玉峰教授领衔的项目——“基于压缩感知原理的复杂环境下高效影音传输系统”,从105支参加决赛的中美创业团队中脱颖而出,摘得一等奖。在过去的半年里,有500余支队伍历经了华盛顿、休斯顿、芝加哥、硅谷、上海、济南、青岛及网络赛8场初赛。

  当被问及为什么准备将这个项目在中国落地,白彧幽了一默:“在美国照片去雾,大家似乎并不感冒,但在雾霾肆虐的中国,这个项目潜力无限。”

  听者会心一笑。

  这个舞台,既是一场比拼,更是一场交流,比赛后的中美创客论坛上,拿着激光笔、对着幻灯片指点方遒的青年创业者们,和专家们一起畅谈中美文化冲突里的创业江湖。

  更多的年轻人有了入场角逐的机会

  “生态环境”意味着在摩天高楼林立的芝加哥,当他抬头望向那些高楼,那些高级写字楼顶楼之上的绝美风光,曾经被庞然大物的巨型公司们把持着,如今已悄悄易主年轻的创业者。

  来自美国的参赛者,耶鲁大学的血液病理学家萨缪尔·卡兹博士还记得小时候骑在父亲脖子上去参加科学展览会的情景,这种情景如今已不再常见,他的孩子们更多的是参加发明博览会。这些博览会教会了孩子们如何发现这个世界的痛点和解决痛点的方法。

  在美国,创新是流行文化。打开电视机,像创智赢家这样的创业真人秀总能够收视率长青。在大学里,形形色色的创业课程,应接不暇的沙龙让你心中创业的火苗可以“原力觉醒”。走出校门,你还可以背上行囊,去参加为期5-7周的创业训练,全部的费用都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承担……

  美国像是创业者的金矿,这里是充满着财富和传奇,创业者只要随便拿一张簸箕,俯下身来,在河床上淘沙,就能淘出真金。但罗马并非一日建成。

  美国芝加哥大学创新中心主任约翰·弗雷文从芝加哥大学博士毕业那年,跟同样博士毕业的哥哥创立了一家生物化学企业,“我要把这家企业做到纳斯达克上市”,当他不停地给投资者游说自己的宏图时,就连他的哥哥也觉得这是痴人说梦。

  12年,这家公司从芝加哥大学的创新孵化器的狭窄办公室,搬到了摩天大楼上带有宽阔落地窗的办公室。弗雷文用12年的时间,让这家当时已经有400名员工的企业上市。这时,他已经是7个孩子的父亲,在事业的瓶颈期,他的妻子告诉他,你可以重头再来。

  于是他开始了第二次创业,这次,他把公司做到上市,只用了5年。

  时间缩短了7年,除了弗雷文个人资本和经验积累外,他始终强调一个词语——“生态系统”。在这次的中美创客论坛上,“生态环境”的确是中美年轻创业者、研究者和风投口中高频词。

  对中美创新创业大赛的组委会秘书长邹难来说,“生态环境”是每天早晨驶向硅谷的列车里,到处都是西装革履的人打开笔记本,修改着即将向风险投资人展示的幻灯片。

  在芝加哥赛区的初赛中,一个11岁的美国小朋友走上台来,打开手机,展示自己开发的APP(一种安装在手机上的软件),一个面向儿童的社交媒体,更让当时坐在评委席上的邹难咋舌的是,这还只是他众多创业项目之一,他还在YouTube(一个视频网站)上开了儿童科普的频道,经常到芝加哥大学开设讲座。在美国,创新早已“under the skin”(成为深入骨髓的基因)。

  对于如今身份转换,成为青年创业助推者的弗雷文来说,“生态环境”意味着在摩天高楼林立的芝加哥,当他抬头望向那些高级写字楼,那些顶楼之上的绝美风光,曾经被庞然大物的巨型公司们把持着,如今已悄悄易主年轻的创业者。“许多老建筑和这些摩天大楼现在主要的承租人都是创业公司的员工,而且他们的竞争力非常强。”

  这场巨大的革命是慢慢完成的。20年前,当弗雷文决定走上创业这条路,他和哥哥顺流而上,披荆斩棘。如今,这条航道变成了顺流而下,芝加哥城本身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孵化器。611个创业企业在过去5年里成立,有80%还仍然处在活跃的状态;一个名为“创业银行”的孵化器,市值已经达到了10亿美元的估值……

  这样的生态系统也正在中国悄然形成。

  可可空间创始人魏锋回忆:“1999年的时候,中国民间的风险投资是从中小板开板,一直到2012年,这段投资主要是套利性投资。”此时,真正抛向中小型创新型企业的橄榄枝少之又少。

  2015年3月15号,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出来“双创”。“从绿皮车突然提速到了高铁”,这是很多人对中国创新创业发展的一个比喻。在中国,创新创业从“不务正业”到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资讯...